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国际著名神经生物学家蒲慕明关注新冠病毒基础数据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6-22 04:11

  (蒲网讯)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斗争中,中华蒲氏家族不断涌现出一批先进集体、优秀个人,他们在抗击疫情中践行不忘初心、不畏艰险、无私奉献,用实际行动诠释责任与担当。本期报道: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学术研究中心主任蒲慕明先生。

  蒲慕明博士是一位国际著名的神经生物学家和生物物理学家。图为蒲慕明博士近照 黄海华 摄

  2020年2月10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学术主任蒲慕明首次开设2小时的视频直播课程,为“延期开学”的年轻学子送上了一份精神大餐。2月18日,蒲慕明院士再次撰文指出:在当前的危急情形下,科学家扣留数据的影响会是严重而深远的,并呼吁国内学者即时公布和共享新型冠状病毒测序数据。

  蒲慕明,1948年10月出生于江苏南京,祖籍广东大埔三河镇。蒲慕明父亲叫蒲良梢,是中国第一届机械系航空工程组毕业生,193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当时正值全国抗战,该届毕业生和蒲良梢一样,全部投笔从戎,成为国民革命军空军后勤人员。后来由于国民政府制造飞机需要,蒲良梢便派往美国学习螺旋桨发动机制造技术,学成回国后,成为南京发动机制造厂第一批技术人员。

  1949年5月,还在襁褓之中的蒲慕明,和姐姐一起,由母亲带着从南京下关乘船到武汉,然后辗转到广州,再从广州坐船到台湾。据蒲慕明教授后来回忆说:当时中国航空工业先驱们大多都是父亲的同学,而父亲毕生心愿就是想制造出一架中国自己的飞机。蒲良梢60多岁时担任台湾航空工业发展中心主任,不久终于造出了“经国号”飞机。

  据蒲慕明介绍,父亲为人做事的宽容和大度,深深地影响着自己的一生。在蒲慕明家中墙上挂着一幅诗作:

  据悉,这首诗是蒲慕明父亲蒲良梢与其同学、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总工程师邹孝标唱和之作。由父亲作诗,邹孝标书写,寥寥数语,深刻体现着时空阻隔不了父辈们叶落归根的心愿。

  蒲慕明告诉编者,受自己影响他的两个女儿也热心公益事业,作为父亲的他也一直是孩子最坚实的后盾。蒲慕明大女儿蒲艾真是一位美国知名的社会活动家,长期关注劳工权益保障,2012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最具影响力100强人物。小女儿蒲婷,是2018年度奥斯卡最佳短纪录片《天堂堵车》影片编辑,关注一位有抑郁症的艺术家。

  1984年9月,正值蒲慕明博士台湾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14年,高手资料高手解迷当时他担任美国加州大学埃文分校生理系教授的蒲慕明。祖国一声召唤,他冲破大洋万里波涛阻隔,欣然受聘兼任清华园生物科技系系主任。图为蒲慕明出任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首任系主任(左三)。

  蒲慕明博士回忆:“我在清华大学之所以没有继续做下去,原因在于,一是我当时还很年轻,显然力不从心;二是国内科研的大气候还没有形成,香港马会2020资料大全,我也很无奈,无力更多地改变什么,所以我两年后只能选择了离开。”

  1999年11月27日,中科院上海神经研究所成立,年逾50岁的蒲慕明愉快地接受邀请,出任中科院上海神经研究所首任所长至今。

  在蒲慕明带领下,仅用短短4年,中科院上海神经研究所13个研究组,就突破了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纪录。

  2006年,蒲慕明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殊荣。2017年11月15日《梅州日报》蒲慕明先生发表声明:“今天我回到了祖国,回归了初心”。蒲慕明院士正式恢复中国国籍。

  2016年6月7日,蒲慕明博士荣获国际神经科学最高荣誉(Gruber)格鲁伯奖神经科学奖。

  当国际格鲁伯神经科学奖在颁奖词中评述他科学贡献时,加了这样一句话:“蒲慕明博士,几乎凭一己之力,在上海打造了世界一流的神经科学研究所。”对这一说法,蒲慕明很不以为然,但他的同事们却觉得“当之无愧”。据悉,2014年和2017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之前都获得过国际神经科学最高荣誉格鲁伯奖。针对这一问题当记者笑问他:是否您也有希望获得诺奖,蒲慕明很快作答:“有许多比我更出色的科学家。”

  2020年2月10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学术主任蒲慕明首次开设2小时的视频直播课程,为“延期开学”的年轻学子送上了一份精神大餐。

  关于中西方基础科学的差异,蒲慕明说:“西方科学家与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在追求科学的初衷上有很大区别。西方科学家做科学是追求个人兴趣与个人成就,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得到诺贝尔奖就是科学家个人成就的最终表征;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最重要的特征是忘我精神,我们仰慕的大师是充满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

  2020年2月18日,蒲慕明院士再次撰文指出: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危急情形下,科学家扣留数据的影响会是严重而深远的,他急切的呼吁国内学者即时公布和共享新型冠状病毒所有测序数据。

  他进一步解释说:作为一线科研人员,很急切寻找新型冠状病毒基础数据,很想研究这个病毒到底有没有变异。但是却发现,在国内很难找到较新的研究数据,这有些不正常。因为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基础数据,国内有更多的相关病毒材料,同时也先与世界掌握了更多相关数据。截至目前,国内没有一个公开的地方可以去查询这些数据,这的确很奇怪。

  鉴于此,或许我们只能推测:有可能是相关科研人员希望用这些数据去写论文,发表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

本篇编辑:admin